BCC培训有感,作者:行者如风

在接触BCC 前,我猜想她是与咨询、职业生涯、GCDF 这一类概念有较多关联的,培训后发现她与我的猜测大相径庭。在我看来,BCC虽然鲜有属于其框架下的理论,但是她整合出一套有效地方法,这也是她中文名称叫“教练技术”而非什么其他理论的原因吧。正因为如此,BCC 显得平易近人和容易上手(按培训说法还有上脑和上身的递进阶段),也可用于工作、生活的很多方面(而不局限于职业生涯方面)。综合我学习感受,印象最深的部分分享如下。

   1.人≠问题,人与问题分开,人可以带着问题前进。

当一个学生垂头丧气的进门来,我们似乎能看到他背上有个大秤砣将他压着,这个秤砣也许是情绪化的东西,是对自我的否定。当人等同于问题时,会自发的产生矛盾而有无力感。咨询当中也强调要将问题分开,但是BCC 与咨询不同的地方是她关注行为的改变胜于问题的解决。她认为,人是可以带着问题采取行动的。行动取向在BCC 的理念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BCC 通常看重在教练过程中拿到来访者的行动合约。她较为关注来访者是否从行为上真的采取步骤向着目标前进,而其教练的四大信念为这一观念提供了支持:A.OK:people is ok;B.资源:人们已具备他们需要的所有资源;C.意义:每个行为背后都有积极的意义;D.改变:人们有能力做出改变。

   2.关注将来的“目标”比关注过去的“原因”使人更有力量。

我以往在帮助学生的时候总喜欢问为什么,并未感到有何不妥。BCC 强调来访者想要的(正向的)而非不想要的(负向的),并且,既然人可以带着问题前进,那么发生了什么和为什么发生似乎就不太重要了。在行为层面问“为什么”会使来访者陷入过去、陷入情绪、陷入已发生的一团乱麻中,容易产生懊悔、内疚、绝望等负面的情绪。人被缠绕着,即模糊了视野,也挣扎不开,想要用力也是软绵绵无所适从。而关注他想要的目标,会使他更有主动性,怀抱期待,为积极的行动和改变提供了可能。

   3.以“他”喜欢的方式支持“他”达成“他”的目标。

在我看来,建立教练关系比具体技术更为重要。而教练同盟的目的是让来访者成为一个人(being)而发展。教练对来访者提供支持,而非来访者的专家。教练对过程负责,来访者对结果负责。我们喜欢在未真正的“聆听”(BCC 强调3F 聆听:fact 客观的非情感判断的事实, feel 感知情感和情绪,focus 讲话背后的意义)到他们的时候就轻易地给出我们的评判或是认为对他好的建议。很多时候我们假设了他们的动机、想法、行为,并希望他们按照我们希望的方式行为,没有支持他们达成他想要的目标。BCC 强调要FOLLOW 来访者议题,这对我们育人工作者惯有的教育方式来说是一种挑战。

  4.做无条件接纳的“平面镜”。

平面镜可以全然反馈他面前的物体,而无筛选、修改或变化。很多时候我们的“接纳”是有条件的,比如要求对方配合、听话、符合主观价值判断等。要真正做到无条件的接纳,这点我认为很难。BCC 之后我仍然不断意识到自己很多时候还是做不到无条件的接纳,总会有一些怀疑和抱持,我认识到当我减少批判的眼光去接收信息的时候,我可能收获得更多。

 培训后,我所在的小组也在践行BCC 不断强调的行动取向,后续开展每周的QQ 讨论、微博分享及线下交流活动。对我来说,这确实是我参加过的对行动影响最大的培训,从行动中改变,应该是奔向幸福的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