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商业教育带进高中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人 孙雪明

我想把商業教育帶進高中

下载本篇文章 (WORD)

Download

为了保证下载内容的正确呈现,建议避免使用IE浏览器下载

前 言:

  • 本文讲诉了一位经历过西方文化冲击和西方高等教育后的90后,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在国内创办VIM高中生未来商界精英挑战赛的历程。
  • 作者本身身为90后,对这一群体的体验、困惑、理想非常感同身受,而他和同学所创办的挑战赛不乏新意,且收到了不错的实践效果,有很好的借鉴价值。
  • 随着90后也到了陆续踏入社会的年龄,这一群体也逐渐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从这篇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到,90后们的心理历程。他们其实内心很丰富,面对现在多元价值观的冲击,他们迷茫,但是他们有理想,有热情。只是少了一个与之对接的渠道。
  • 传统的应试教育,很多80后就已经适应不良,对于他们来说更是显得“过时”了。当然,文中提到一个对自我在社会中的定位认知很模糊,面对质疑会比较情绪化,这也是一直在校园里的他们的一个通病。而作者他们提出的VIM:Vision(视野)、Innovation(创新)、和Motivation(激励)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做法,毕竟,90后最理解90后嘛。

正 文

我出生于1991年,是一名标准的90后。2010年,19岁的我到英国求学。自第一刻踏上这块土地起,我就受到了西方文明的两大冲击:什么是创造价值?什么是批判性思维?这两个问题似是而非,“不明觉厉”(不明白真相就觉得厉害)是我的第一反应。而现在,从华威大学管理学学士念到现在伦敦大学的投资学硕士,经历过一套西方高等教育之后,再反观“价值”与“思考”,我发现这正是中国国内中学教育中所缺失的。

去年夏天,我在英国普华永道实习,与年龄相仿的外国同事连体婴式地共处了三个月,我启发很大。去年9月,在能俯瞰整个伦敦金融城的伦敦新地标SHARD(碎片大厦)的咖啡厅里,我约到了几个好久未见的中国同学。我们天南地北地吐槽自己的实习见闻,“他们(外国同事)闲不住,满办公室找活干”、“他们在meeting里和老板辩论”、“刚刚有一个idea马上就去做”等等,然后便不约而同地指向了我们经历过的中国式成长路线:我们循规蹈矩,我们不敢、不想去挑战权威。

听讲、划重点、考试、排名,我们做了12年的知识搬运工。十年前,当80后踏入社会的时候,人们就曾诟病他们高分低能、缺乏实干精神,十年过去了,人们不但没有撼动尾大不掉的中国应试文化,更糟的是,90后被困在了止步不前的教育体系和不断提高要求的时代鸿沟里。一个个造富传奇让90后更急功近利,想更快速地拥有:读名校、做金领、30岁成就人生巅峰……

智利哲学家Jodorowsky(佐杜洛夫斯基)说“birds born in a cage think flying is an illness”(生在笼子里的鸟儿认为飞翔是一种病)。很可惜,从来没人教过90后飞翔。素质教育不计入考试成绩,其实就是一纸空谈。这也就是为什么美术、音乐、体育老师总不约而同地在期末“有事出去了”,随即改成数学或者英语。那么,如何突围中国式教育这个牢笼的束缚?

望着对面伦敦金融城鳞次栉比的大厦还有屋顶吧台畅饮啤酒的银行家们,灵感忽然闪现,我们决定做新90后的筑梦者,要把在西方奠基的商学,带回中国高中。我们独辟蹊径,通过“商业”——这个社会中最具活力的载体,探索中国高中生在践行与理想主义中的力量。

于是,在中国国内试验“有深度的创新高中商业教育”的想法就此诞生。

由好友慈然牵头,我们把商业竞赛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学教育模式,搭建了一个高中生商业计划竞赛平台“VIM高中生未来商界精英挑战赛”,其中包括“未来投行家”、“未来操盘手”和“未来创业家”三个比赛项目。我们邀请了三十几位中国留学生作比赛导师,他们都来自英美各大顶尖商学院。今年8月中旬,我们与近200名来自中国25所高中的学生,拉开了这场教育探索的帷幕。

尽管是第一届,前来参赛的项目中已经有不少给我们带来了惊喜。

比如“爱医iMedical”项目,是一款医疗界的“大众点评网”,为用户提供实名消费点评和医疗资源信息的交互平台。这个产品嵌入了一个非常新的盈利模式,相当亮眼。它试图将用户的注册费用,根据网络实名评分,直接发放给对应的医生作奖金。“这不仅能提高医生的服务质量,更能通过健康的市场行为缓解医疗行业对国家的财政依赖。”设计团队说。

“爱医iMedical”项目的创始人都只有16岁,出生于1998年。

在这场为期4天的商业竞赛中,与“爱医”团队一起,还诞生了二十多个创业提案和三十多份投资与交易报告。他们全部来自出生于97、98年高中生。

“爱医iMedical”的团队导师,我的好友邢之遥告诉我,这组学生的创意和观点倒是不少,可问题在于,他们一旦有了想法,就卯足劲儿堆积产品功能,比如吃药提醒功能、健康小常识、手机挂号等等什么都想做,这反而偏离了“点评”的核心价值,而想法一旦被权威挑战,他们的积极性又会骤降,“他们不敢为自己的想法辩护,几分钟内竟然没人说话”,导师邢之遥说。无独有偶,在“未来投行家”竞赛项目中,学生洗脑式地偏爱高大上的“全面战略”,这样缺少焦点的方案总会遭到导师的质疑,可学生的情绪远比思考来得猛烈多了。

要帮助学生跳出情绪的约束,去客观、主动地思考价值链,我们的做法是VIM。古英语中意为“活力”,而我们注入了自己的理解——Vision(视野)、Innovation(创新)、和Motivation(激励)。

现在的高中生喜欢把自己看得很高很长远,原因恐怕是他们在社会中模糊的自我认知。让高中生从一摞试卷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社会标签,无疑是纸上谈兵。我们试图让中学生们把“客观认识”和“大胆预测”的结合。我们把欧美最前沿的商业案例展示给学生,把国外所学与经历为他们绘成一幅未来的地图,让他们找到一条真实存在的梦想导航。此外,能一字不差背字典的“学霸”凤毛麟角,所以在这场竞赛中,我们让学生们跟着自己的想法走,每步都是自己的选择。我们作为90后去理解90后当然有优势,竞赛增加了社交媒体的比重、仿真谈判、发布头条新闻等等,学生对在朋友圈发布自己的方案收集“赞”的个数有浓厚的参与感。

一名成绩长期落后的学生说:“我在班里一直坐最后一排,昨天模拟谈判,我代表队员发言,特兴奋。我发言的照片连我爸妈都点赞了。”这足以看出,要挖掘新时代90后的能量,传统的镰刀与斧头恐怕有些过时了。

Motivation和Self-motivation是商业世界的本质,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从商学突围传统教育的原因。我们让学生把自己永远当作起点,从起点到目的地的路线有无数条,激励他们勇敢地选择路线。“未来操盘手”项目的几组学生,他们跟着导师博骏、赓源从零学习英国FTSE股指,连续熬夜三天去追伦敦的时差,甚至在社交舞会上还抱着计算机坐在角落看盘,让我特别感动。

第三个比赛日的凌晨2点10分,参赛学生Joker在朋友圈这样写到:

“夜深人静,我们仍在努力,这样不计结果的拼搏一生能有几次?”配图是几名队友在赛会酒店房间里,一个人指着计算机,另一人比划着什么。

都说90后学生叛逆,养尊处优,自视甚高而顽固不化。但这次他们迅速认可这样的学习方式,对自我的新发现表现地异常兴奋。对我们来说,这就是成功。

我坚信,创新高中商业教育在未来会成为一门语言,会结成一张连接中学校园和社会的大网,与之相比,背题目和排名次的循环恐怕只能将这批90后和即将长大的00后孤立在无人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