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能力带来红利


英国《金融时报》 安德鲁希尔

雙語能力帶來紅利

下载本篇文章 (WORD)

Download

为了保证下载内容的正确呈现,建议避免使用IE浏览器下载

前 言:

  • 本文探讨了双语能力在实用性和认知上能够给人带来的优势,并举了大量的例子来说明这样的优势在职场上有哪些用武之地。
  • 观点的切入角度比较新颖,且有大量实例和相关专家权威亲身说服,具有真实性和启发性。
  • 大部分人都知道学一门外语能够给我们的职场加分,但恐怕都是从实用的角度来看待这个能力的。对于学外语能开拓我们的思维认知和视野,带来一种长远的优势并未完全充分意识到。
  • 也许正因为如此,国内的一般性语言教育,大多数也是以使用目标为主,甚至连这一目标都无法达成。而对于外语背后的文化背景和底蕴的理解,换位思考等更具潜力的双语能力并没有纳入教学范围内。同学们也因此对学外语要不就是兴趣缺缺,要不就是为了学而学。
  • 其实看美剧日剧英剧等在网络上的火爆,不难看出年轻人对于外国文化是感兴趣的,那么我们的教育如何能把这种兴趣转换为一种有效的学习动力,为他们带来实用和潜在的优势,也许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事情。

正 文

几年前,安东尼拉•索瑞斯(Antonella Sorace)在法兰克福访问欧洲央行(ECB),介绍她对双语的研究。她惊奇地发现,欧洲央行的多国职员们都在担忧一个“问题”,而这本来应该是他们家庭的主要优势之一。她说:“他们对多语种能力给子女带来的效益有各种疑虑,担忧自己的子女不能以任何一种语言好好掌握读写。我认为这是很有启发意义的。”

这位出生于意大利的爱丁堡大学发展语言学教授,应该可以解除他们的疑虑。索瑞斯教授的研究显示,说另外一门语言不仅提供了实用的交流优势,也带来了认知上的益处。她给公司的建议是:“雇佣更多的多语言职员,因为这些职员可以更好地交流,有更好的跨文化敏感性,更擅长于合作、谈判、妥协,而且他们的思考效率也更高。”

大型跨国公司都意识到语言技能的重要性。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员工掌握的语言多达130多种,该公司还资助那些在加入公司前希望学习另外一门语言的人。联合利华(Unilever)估测,该消费用品集团的100名最高级别领导中,80%至少会说两种语言。渣打(Standard Chartered)的国际毕业生培训计划也物色双语人才。

这些公司都意识到拥有双语员工的功能性效益,比如让说汉语的员工与上海供货商打交道,让说法语的员工与法国卡尔卡松(Carcassonne)的一家客户搞好关系。

但在最近英国《金融时报》与索瑞斯教授牵头的项目“双语很重要”(Bilingualism Matters)合作举办的圆桌会议上,高管和咨询师都表示,他们还认为,企业能够获益于多语种领导人的多元化背景和技能,而这一点在未来会更重要。

人力资源咨询公司亿康先达(Egon Zehnder)全球多元化和包容事务联席主管劳伦斯•莫内瑞(Laurence Monnery)说:“多语言能力将得到公司更多的重视和利用。多元文化缔造更好的领导。”

英国特许管理协会(Chartered Management Institute)首席执行官安•法兰克(Ann Francke)说:“会说多种语言的人是不是更好的领导?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

研究显示,双语人士能够更好地意识到其他人的观点,因为他们在早年的时候就更深刻地明白,某些人有不同的视角。与只说一种语言的人相比,他们也更善于对问题的特定方面给予选择性的关注并忽视误导性的元素,以及在不同任务之间切换。索瑞斯教授指出,双语人士并不关掉自己的“另一种”语言,这意味着他们的大脑已经变得比单语人士更有适应能力;在复杂的商业世界中,这是一项关键资产。

多数公司依然看重雇佣语言人才的实用价值而不是认知优势。汇丰(HSBC)是全球跨国程度最高的雇主之一,该行强调雇佣并培养多语种职员。但是,出生于西班牙的学习、人才、资源及组织发展联席主管乔治•爱莎•德雷福斯(Jorge Aisa Dreyfus)表示,该银行“或许依然过于注重这样一点,即如果你说德语,你就可以处理我这里的所有德国业务。”

对很多来自英语文化的公司来说,随着英语作为商务语言的普及,雇佣多语种职员的压力已有所缓解。

学者担忧的是,这可能会让国家政策制定者和教育者自满。卡迪夫大学商学院(Cardiff Business School)的詹姆斯•弗里曼-帕克(James Foreman-Peck)评估了语言技能投资不足对英国经济造成的代价,结论是“相当于对英国出口征收了3%到7%的税”。英国社会科学院(British Academy)最近关于“国情”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英国正进入一个“单语文化的恶性循环”。

然这个问题在英国特别严重,但其他国家也感到担忧。2006年为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制定的一份报告指出,由于欧洲各国较差的语言技能,已经损失了“很多的业务”。

索瑞斯教授表示,熟练掌握第二语言的成年人,可以获得多语种能力的认知效益。但语言教育质量的螺旋式下滑,削弱了培养这种技能的潜力。

瑞银(UBS)伦敦业务主管理查德德•哈迪(Richard Hardie)表示,瑞银招聘网站以前说明要有一定语言技能。但该行已不得不放弃这个要求,因为他们面试的多语种人才的资质不够。

跨国公司相对于小公司有优势,因为他们能够在全球招聘双语人士,或者是给那些有语言技能的员工分配沉浸式任务。

高管招聘公司史宾沙(Spencer Stuart)的威尔•道金斯(Will Dawkins)表示,“大多数开明的公司”寻求的高级职位候选人不仅会说多种语言,也曾“以另一种语言担当过重要的领导任务”。

联合利华(Unilever)全球首席人力资源官道格拉斯•贝利(Doug Baillie)也认同:“我们最成功的领导就是那些说一种以上语言的人,并且去过多个地方。”

但大公司有时候可能比较自满。英国特许人事和发展协会(Chartered Institute of Personnel and Development)国际部董事总经理特雷西•罗斯布罗(Tracey Roseborough)在职业生涯早期曾与渣打一些重点培养的经理人员合作,在此期间意识到了多语言的优势,但她也表示,她工作过的美国一些大型跨国公司的语言技能没有跟上步伐。她说:“对话的质量就是不一样。”

索瑞斯教授建议企业帮助抗击有关双语的偏见和误解,并探索机会让外派人员融入本地小区,这有利于员工也有利于他们的家庭。

但她主要的担忧还是教育体系未能在学校推动语言教育。比较明显的沟通障碍,加上单语人士的认知劣势,意味着各国对语言教育的忽视导致失去潜力。